加载中 ...

货基成震荡市场避险利器 7月吸金近9300亿至8.6万亿

2018-09-13 08:32:48 来源:投资快报

(原标题:货基成震荡市场避险利器 7月吸金近9300亿元)

近日,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7月底,公募基金规模创出13.83万亿元的历史新高。其中,货币型基金规模由6月末的7.7万亿元增长至7月末的8.6万亿元,单月吸金近9300亿元,占公募基金增量规模的约八成。

然而,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政策束缚下,货基仍呈现出高歌猛进的势头,令不少投资者感到惊奇。业内人士称,这或许是由于市场表现低迷,资金避险需求大举上升所致。

货基成避险温床

中报显示,公募基金上半年整体合计盈利约215亿元,但若扣除货基盈利部分,则整体表现为亏损。具体来看,受股市震荡影响,混合型基金和股票型基金亏损严重,上半年合计亏损约1900亿元。

而收益较为稳定的货币型基金显然成为资金避险的港湾。数据显示,659只货基利润总额高达1600亿元,其中,天弘余额宝以约317亿元的利润位列第一,占货基总利润的约19.5%,位列第二的建信现金添利A盈利约为67亿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两只基金所属的公司天弘基金和建信基金,也是上半年仅有的两家盈利超100亿元的公募基金公司。其中,二季度末天弘基金的货基规模占总规模的比例约为98.82%,而建信基金的货基规模占比约77%。

显然,公募基金中货基规模占总规模的比重较高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32家千亿以上管理规模的基金公司中,有20家公司货基规模占总规模的比例超过50%。业内人士称,这将导致公募基金结构性失衡。

因此,从去年底开始,货基规模的增长就已受限。在去年年末,各家基金公司利用货基冲规模时期,监管层为了规范行业的竞争,频频出手给货基降温。如要求基金评价机构淡化货币基金规模指标、暂缓审批新品等。

事实上,今年以来监管对货基的限制政策也在不断加码,如收紧了货币基金T+0赎回阀门等。受此影响,今年以来,货基规模在3月和6月都出现了负增长,分别缩水约0.48万亿元和0.58万亿元。但随后截至7月末,货基规模又迎来一波疯长,环比增长了约0.93万亿元,增幅高达12%。

收益被摊薄

而对于货基规模增长的原因,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副教授温建宁向记者分析称:“今年上半年金融风险充分暴露,不同类型的投资亏多赚少,致使资金避险需求大举上升,流入安全性较高的货币基金,推动了货基规模快速增长。”

除了从权益类产品中出逃的资金外,其他理财产品也有部分资金流入货基,主要是P2P平台和银行类货基。

一方面,P2P平台的“爆雷”让不少投资者心有余悸,因此转而投向风险性低、收益相对稳定的货基。另一方面,资管新规要求银行进行净值化改造,理财产品不再进行“保本保息”承诺,因此五大行的理财规模整体均呈收缩态势。

在此情况下,货基就成了“接盘”的优先选择,不少公司都积极优化货基的管理模式,以吸引更多资金。比如,8月以来,不少基金公司推出了“T+0.5”赎回到账服务,以优化货基赎回流程,给客户提供便利。

对此,前海开源基金董事总经理、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:“很多基金公司对小额货基赎回实现了‘T+0’的模式,大额赎回也能实现‘T+2’模式,货基是类似于活期的一种理财方式,流动性更强。”

但货基并非没有缺陷。近日,余额宝、微信理财通陆续接入多只货基一事使得货基备受市场关注。然而从收益率上看,这些货基表现并不佳。截至9月5日,作为市场风向标的天弘余额宝七日年化收益率仅为3.17%,创下今年以来的收益最低点。此外,余额宝接入的另一只货币“银华货币A”的七日年化收益率自8月27日起便跌破3%,至今仍未有起色。

对于货基未来收益走势,天弘基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7、8月资金利率已经行至较低位置,随着资金逐步投向实体经济、专项债加速发行挤占部分流动性,预计后期资金面中枢再度进一步大幅下行的空间已经有限。虽然资金面变动不大,但是随着此前持有的高收益率资产逐渐到期,预计未来货基收益率将延续下行。”

确实,从货基行业整体上看,货基收益率近三个月来都在走下坡路。数据显示,743只货币基金A、C份额分别计算)在6月、7月、8月末的七日年化收益率平均水平分别约为4.22%、3.59%和3.25%。对此,杨德龙解释道:“短期大额资金流入会摊薄货基收益,使得货基的收益率在近期持续走低。”

警惕流动性风险

货基规模的增长是把“双刃剑”,因此多家公司都发布了暂停大额申购的公告,如安信活期宝、招商招金宝、嘉实货币等。其中,嘉实旗下有5只货基都限购200万元,限购原因是“保证基金业绩和规模的良性成长,向投资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”。

此外,杨德龙还表示,货基开启大额限购,还出于防范流动性风险的考虑:“一些公司发布了限制货基的大额申购,就是出于摊薄货基收益的考量,同时也担心流动性风险,防止出现不能及时兑付的问题”。

而温建宁还补充认为此举有出于监管层面的考虑:“总体上看,社会资金的总量是相对确定的,如果货币基金吸纳资金的速度过快,势必影响其他领域的资金供给,造成地方债券发行方面的问题,这将导致行政力量的干预,比如制定金融政策设定天花板、限制货基规模。当然,货基管理机构也会配合监管要求,设定申购上限进行自我约束,以换取监管方面的支持和理解。同时,巨量的资金进入也会稀释收益,导致回报率不断走低,反过来也会抑制资金进入的热情。”

“云掌财经”的新闻页面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、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。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

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,客服邮箱kf@123.com.cn,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

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
  • 声音提醒
  • 60秒后自动更新